位置:白小姐中特网 > 要闻导读 > 正文 >

编号“10101”:中国首个个体工商执照诞生记宝格丽蛇形手表

2018年05月11日 07:13来源: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手机版

编号“10101”:中国首个个体工商执照诞生记宝格丽蛇形手表

  1980年12月,章华妹领到编号为10101的个体工商执照。这张执照见证了历史。 新京报记者 林子 摄

  工商执照“10101”背后 温州摆摊少女的尊严史

  开栏语

  物以载情,物以载道。

  物件和品牌的价值不只在商业,它更是种情怀,凝结着中国人的情感与记忆;也是一个个载体,承载着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巨大变迁。

  林林总总的物件在令人们的生活由黑白变为彩色的同时,也蕴含了深刻而富有意义的改革话题。

  没有住房制度破冰,就不会有第一栋商品住宅楼;没有消费方式革新,就没有中国第一张信用卡的诞生;没有民营经济的春天,就不会有联想电脑、TCL等品牌的横空出世;没有对外开放,也就没有皮尔卡丹、松下、IBM进入中国……

  即日起,新京报推出大型策划专题“改革物语”,通过讲述那些具有改革意义的物件与品牌的故事,展现它们在整个改革开放背景下的改革历程,以及未来的改革之路。

  在车水马龙、郁郁葱葱的温州市人民西路254号,温州市华妹服装辅料有限公司牌匾下,蓝底白字清楚标记着,这是“中国第一个个体工商户”。

  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正是全国第一份个体工商营业执照的持有者——章华妹。改革开放之初,她只是一个家里穷到几乎吃不上饭,被迫摆摊做生意并备受冷眼的温州少女。1980年12月,从一张编号10101的工商执照开始,包括章华妹在内的个体户第一次拥有了尊严。

  而对于温州市工商局前副局长陈寿铸来说,为包括章华妹在内的1844人发放全国第一批个体工商营业执照,也是他一生最为荣耀的事件之一。

  改革开放将两人的命运连在一起,也改变着此后千千万万经商创业的中国人。

  睹物

  章华妹:个体户“持证上岗”第一人

  她激动又惶恐。激动于有机会“抬起头”做生意;惶恐于政策某一天发生变化,申请表上的每一笔都可能在日后给自己带来麻烦。

  1979年,温州人章华妹17岁。兄弟姐妹7人,父母的工资加起来50块钱,要养活一大家子。“实在是穷,爸爸建议我,不如做点小生意吧”。

  为了糊口,章华妹在家门口前摆起摊子,贩卖小商品,贵的有1毛5的儿童手表,便宜的有几分钱的纪念章、橡皮筋。

  在当时的温州街头,章华妹不是第一个生意人,在最繁华的解放北路,一整条街都是像她一样摆摊的商贩。

  那时摆摊一个月可以赚十几块钱,和国企上班的员工差不多,甚至有时还能超过,但在外人眼中,她依旧是“投机倒把”的商人,备受歧视。章华妹回忆,曾经有朋友和同学知道她摆摊后,“从路口迎面走来,就会走到马路另一边”。

  除了被人看不起,最担心的是被“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的人没收商品,甚至抓进去。

  1980年,改变章华妹命运的齿轮缓缓转动。这一年,温州开始试发行个体经营营业执照。

  “你们现在可以去市工商局填申请表,领张营业执照,以后就不查你们的摊子”,章华妹还记得那个炎热的夏季,7月的一天,有几个政府工作人员来到她的小摊前,通知她可以申请“持证上岗”。

  章华妹激动又惶恐:她担心政策发生变化,申请表上的每一笔都可能给自己带来麻烦,可是,能光明正大“抬起头”做生意的吸引力太大了。最终,她带着已经拍好的个人照,填了申请表。

  当年12月11日,章华妹被通知来到市工商局,从时任工商局个体经济管理科科长陈寿铸手中领回了一张营业执照。

  “工商证字第10101号”,这是章华妹领回的营业执照上,用毛笔书写的字样。执照上还标明了领证人信息,包括“姓名:章华妹;地址:解放北路83号;生产经营范围:小百货;开业日期:1979年11月30日”。

  这份加盖着温州市工商局鲜红印章的证书,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张个体户营业执照,象征着章华妹成为了全国首批1844户“持证上岗”的个体户中的第一人。

  探物

  陈寿铸:第一张执照是用铅笔和尺子画成

  陈寿铸,79岁,温州个体户管理办法改革的直接推动人和见证人。1980年12月,陈寿铸亲手将全国第一张个体工商营业执照交到章华妹手中。此后,个体商户数量在温州乃至全国出现井喷式增长。

  上世纪60年代,陈寿铸刚进入温州市工商局工作不久,“文革”开始了。满腔热血希望在事业上有所作为的陈寿铸,发现“几乎没有什么工作可做”。这种局面持续了十年。

  1976年底,“文革”结束,百废待兴,包括陈寿铸在内的一批老同志重新聚在一起,希望发挥能量。此时,大批青年纷纷从边疆回到温州,与此同时,工厂停工导致的失业工人、大量高中与大学肄业生也走到社会上,一时间,许多人为了生存做起小生意。

  陈寿铸回忆,起初,,温州查得很严,还提出了“苦战三年摘掉资本主义帽子”的口号,经常有小商贩被带走拘留,商品被没收。

  “那时候我们是‘唯公主义’,公家的就是对的,个体的不能做,但我们真的打击、取缔个体户之后,结果和我们预想的不一样”,陈寿铸说,当时温州不仅市场萧条了,人民因为不能做生意,吃不起饭,开始骂执法人员是“小日本鬼子”。

  包括陈寿铸在内的工商局老干部们开始思考:取缔个体户是对的吗?

  正在他们感到困惑时,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

  老干部们恍然醒悟,决心不再一味遏制市场,执法人员开始站在路口吹哨子。“吹哨子的意思就是告诉大家,我们来执法了,你们快跑吧。其实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管理。”陈寿铸说。

  在温州个体户们与工商局的周旋中,改革开放悄然来临,春风缓缓吹到了温州。

  1979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我国第一个有关发展个体经济的报告:“各地可根据市场需要,在取得有关业务主管部门同意后,批准一些有正式户口的闲散劳动力从事修理、服务和手工业者个体劳动。”

  陈寿铸回忆,当时大家一收到文件通知,就清楚改革的闸门已经拉开。但个体户具体要怎么批准,批准到什么程度,尚无细则。绝大部分地区都在等文件进一步出台。

  就在此时,一起突发事件震动温州:执法人员吹响的哨声,让一名个体户因过于惊惧心脏病发而亡。

  失业人群庞大、个体户数量不断增多、矛盾日益尖锐的温州,等不起下一份中央文件的抵达了。

  作为当时的市工商局个体经济管理科科长,陈寿铸在调查中发现,温州1400户个体户中,96%都是没有工作的人,不做生意就活不下去。

  如何让个体经营变成这些人的正当职业?陈寿铸向局长提出,温州可以尝试发放个体营业执照,局长颇感欣喜,听到汇报的副市长们也很激动。只是,如何与其他部门协调成为了新的门槛。

  最大的反对声来自于工业管理局、商业局等业务部门——他们下属企业基本都是国企,担心个体户一旦壮大,冲击自己的部门。为此,陈寿铸在得到副市长的首肯后,一家一家地做工作,业务部门最终配合。

  个体营业执照应该长什么样?40年前的陈寿铸在办公室灵光闪现,照着已有的企业营业执照,用铅笔和尺子画了一张,他偷偷到印刷厂按照这个样本排版,印了2万份。

本文地址:http://www.kangdm.com/yw/3162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