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开奖直播 > 国内新闻 > 正文 >

我与汶川:这场地震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斩钉截铁的意思

2018年05月12日 11:19来源: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手机版

  原标题:我与汶川:这场地震改变了我的人生观 | 沸腾

  汶川,5·12,一个疼痛的日子。到今天,转眼十年。那些疼痛与感动,历历在目,不曾忘记。在笔尖,在心头。

  十年之后,我们邀请了当年去过汶川,深入第一现场的新京报摄影部两名记者,回忆当年在川的采访见闻。落笔成书,以作纪念,愿逝者安息,愿幸存者坚强。

我与汶川:这场地震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斩钉截铁的意思

  ▲2008年5月19日下午2点28分,参与救援的部队官兵在北川老城的废墟上向遇难者默哀。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文 | 吴江 

  ━━━━

  地震发生

  作为一名摄影记者,对一些可能遇到的采访,我是有准备的。除了采访所需的设备之外,我的家里会常备一整套户外装备,包括衣服、鞋子、急救包、强光手电甚至还有手持电台,以应对不期而至的紧急采访。

  但是,我从来也没有预想过,自己会经历5·12汶川大地震那样巨大的灾难。

  2008年5月12日下午2点28分,举世震惊的大地震在川西爆发。地震波抵达远在一千五百公里之外的北京,好多人也感觉到了大地的晃动。

  我当时在家里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直到网络上出现了各地网友对于这次震动的提问,我才知道在全国的很多地方都有震感,地震波的圆心指向四川。

  作为一家对突发事件非常敏感的新闻单位,我供职的《新京报》显然早已做出反应,第一时间派出了记者。5月12日当天下午,我向部门领导请战时,前面已经派出了两批次的记者。

  5月12日当天,人们对于地震的严重程度所知甚少。中午发生的地震,直到天黑前后,都江堰受灾的情况才被世人所知。

  而都江堰,只是成都平原和川西大山交界处的一个城市,受灾最重的山区,我们几乎一无所知。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次地震的威力超乎人们的想象,它毁坏了重灾区的通讯和交通。在这种情况下,我的领导让我待命,并许诺再派记者会让我去。

  一夜之后的5月13日,随着信息量的增加,报社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们之前派出的记者,并没有在当天抵达灾区。他们原先预定的飞往成都的航班被取消,被迫在机场等待或者改飞临近城市。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地震遇难人数一直在直线上升。5月13日上午我还在进行日常采访,接到了报社的电话,要求我立刻准备前往灾区。于是整个13日,我都在北京奔忙。民航全部取消,我们打算开车过去。

我与汶川:这场地震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斩钉截铁的意思

  ▲2008年5月16日,四川省青川县。家园被毁的灾民扶老携幼,背着伤员,带着仅有的家当向安置点转移。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

  奔赴灾区

  前期赶往灾区的同事没什么准备,我们开车过去需要采购大量物资。急救药品、水和食物、发稿设备,还有睡袋和帐篷这些平时采访不会用到的东西都出现在采购清单上,甚至还有口罩和安全帽。

  我自己特意带了一把工具刀,想着万一被埋压在哪里,侥幸没死的话我不至于赤手空拳。一边忙着准备,一边得到灾情的消息,心情变得越来越沉重,恨不得马上抵达四川。

  直到13日深夜,,我们一行五人才驾驶着满载的越野车离开北京,奔赴遥远的四川。地震发生已经超过48小时,重灾区的情况还不完全明了,灾情还没有完全暴露在人们眼前。

  5月14日下午路过西安,在西安出差的视觉总监何龙盛还为我们壮行,饭桌上的气氛还比较轻松。谁知道两天之后,随着灾情显露,何龙盛自己也赶去四川拍摄采访。

我与汶川:这场地震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斩钉截铁的意思

  ▲2008年5月16日,四川省青川县。家园被毁的灾民扶老携幼,背着伤员,带着仅有的家当向安置点转移。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

  进入灾区

  5月15日,我们终于进入四川。广元市区受灾不重,街面上人来车往。我们在这里还能找到正常营业的汽修店,更换了跑烂的汽车轮胎。当天中午,我们离开了安全地带,向西进入大山,报社命令我们尽快进入重灾区青川县采访。

  采访车离开高速公路,向西没多远就看到了直插云霄的川西大山,中间几乎没有什么过渡,这一特征很像陕西的关中平原和秦岭山脉。

  进入山区,这场大地震的狰狞面目才真正展现在我们眼前。道路变得歪七扭八,没有一段是完整的,路面遍布裂缝和巨大的坑洞。

  我们不明白那些路面上出现的直径数米的坑洞是怎么来的,下车仔细看,发现路基下的河滩里散落着房子一样大小的落石。在地震发生的时刻,这些原本在山顶的巨石滚落下来,砸在公路上,再弹出去落在谷底的河滩上。

本文地址:http://www.kangdm.com/gn/3221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