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开奖直播 > 国内新闻 > 正文 >

“5.12”震后迁徙:111名北川学生的山东求学生涯g105m

2018年05月12日 08:11来源: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手机版

  原标题:111名学生的震后十年

  111名学生 1549公里 这是一场从四川到山东的求学迁徙

  “5·12”地震中,北川职业中学受灾,一家山东的职校愿意提供帮助,让孩子们完成剩下的学业。从绵阳到德州,孩子们出川入鲁。十年之后,有人重回故里,有人扎根别处。又要到5月12日,这日子让他们想起,大家同来自山东德州的那片校园,在那里他们抚平伤口、长大成人。

  北川职业中学

  2008年5月12日,牟星铭还在北川职业中学汽车维修专业上高一。他是班里最调皮的学生,前一天拿着60元生活费返校,他去公园滑旱冰、买小吃,最后和同宿舍的6个同学在网吧玩了一通宵。

  当年5月12日14时20分,牟星铭的网费花光了,他准备回学校,又碰见了两个同学,向他们借了一元钱,准备再玩半小时,下午3点前赶回学校打篮球比赛。

  打篮球在牟星铭的爱好中排第一,之后还有玩游戏,学习排最末。

  14时28分,快到北川职业中学上课的时间了。女生母松玲感觉有人在摇床,正要爬起来骂人,就从上铺被摔到了地上。

  网吧里,牟星铭打游戏正入迷,桌面开始晃动,他骂道“谁打不过别摇桌子啊”,眼睛仍盯着屏幕。旁边的朋友对他说:“不对,地震了。”

  牟星铭趴在地上,他想着:“地震了,应该不用上学吧?”晃动平息了些,他随着人们一起冲出了屋子。

  空气里全是尘土,什么都看不见。牟星铭抱住网吧门口的一棵树,不敢动。等烟尘散去,才看清周围的房子全倒了,路只剩一点儿宽。几个男生当场吓哭了。牟星铭这时才明白:“弄大了,肯定要死人的。”

  北川职业中学二楼的宿舍已经塌到了一楼,老师们开始组织自救,指挥学生把床单系在一起,从栏杆上垂下。

  晚上,幸存的学生们集中在县政府旁的一块空地上躺着。牟星铭不敢睡,在心里数着周围的响动。哪里垮了一块石头,他也算上,最后一共记了600多下。

  北川职业中学永远失去了一些人——90名学生和8名老师。

  年少离家

  地震第二天,张丽君老师带着学生们转移到绵阳的九洲体育馆,地板上铺起了一排排红毯和被褥。在这里,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

  牟星铭的妈妈被房梁砸中了胸口,停止了呼吸。牟星铭脚上还穿着妈妈给买的鞋。妈妈惯他,初一时他喜欢打篮球,家里条件不怎么样,妈妈还是给买了这双三四百元的篮球鞋。

  母松玲家的楼房埋在了山体下面,她父母当时就在家里。母松玲的姐姐从上海赶回来,在北川城找了十几天。最后,姐妹俩默认了父母离开的事实。

  地震一个月后,班主任问大家愿不愿意去山东上学,“免费的,现在就要统计名单。”

  援助的学校是山东德州汽车摩托车专修学院。院长魏荣庆原打算资助40名学生,看到学校的情况后,他决定“能来的都来”。

  最后有111人报名。包括张丽君在内的7名老师陪同。牟星铭也决定去山东,他没有任何可带的行李。临走前,爸爸去学校找他,嘱咐:“别再跟以前一样,别惹事儿。”

  6月14日,孩子们出发了。111个孩子占据了两节车厢。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坐火车。牟星铭坐在窗边,眼看着窗外的景色从山区变成了平原。

  这些镇上的孩子大多没有出过远门,牟星铭最远去过成都;母松玲和覃世文没离开过北川。他们只知道山东是“外面”,经历了34个小时的车程才明白,将要抵达的地方离故乡有多遥远。

  刚到学校,谁都没心思上课,学校安排了一周的心理咨询课。

  6月29日,院长带四川来的学生们去北京玩。大家都激动得不行。3点就起来,去看升旗仪式。牟星铭站在第一排,仪仗队就在他面前;母松玲和其他三个玩得好的女生在博物馆的炮台模型前合影,张开手掌放在脸旁。那几天,大家都暂时忘记了地震。

  每天下午4点30分下课,张丽君会把学生都召集到操场上,一起跳羌舞。大家都换上民族服装,男生穿蓝色,女生穿红色。这是母松玲每天最喜欢的一段时间。100多名川籍学生手拉手围成大圈,广播里放着羌歌。有些本校学生也会加入他们的队伍,圈子越来越大,一首接着一首,可以一直跳下去。

  孩子们习惯了四川的米饭,牟星铭觉得食堂煮的米饭半生不熟,于是试着吃馒头和饼。他看到很多山东同学就着大葱,也想尝试一下。“你吃不了”,他偏要吃一点,结果味道太冲了,实在受不了。

  需要适应的还有语言,以前在职中时,有的老师上课就讲四川话,牟星铭觉得那样更好懂。他讲普通话会不自觉地带出四川口音,觉得很别扭。母松玲也不喜欢讲普通话,觉得自己说得难听。他们彼此都说方言,转过头再对山东的同学说普通话。时间长了,四川话讲慢一点,别人也能听懂了。

  在异乡

  最初的新鲜和不适应过去了,灾难带来的疼痛开始显露。

  除去白天上课,牟星铭喜欢在晚上想事情。熄灯以后,他躺在异乡的床上,又想起来“妈妈没有了”,想着就盖着被子哭。

  大半年都是这样,只要闲下来,他就忍不住想地震的事情——从网吧逃生的经历、塌了的学校、在体育馆寄宿的日子。

  室友看他不高兴,就知道是在想以前的事情,有人去小卖部买点饮料和零食塞给他,“给给给,快别不高兴了,还有我们嘛。”

本文地址:http://www.kangdm.com/gn/3211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