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开奖直播 > 财经新闻 > 正文 >

大公“买卖评级”踩红线 三大隐秘模式全揭露都市炼丹师

2018年08月26日 11:05来源: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手机版

  国内信评行业史上最严处分尘埃落定,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下称大公评级)受罚案震动债券圈。背后真相更值得挖掘。

  据接近监管的相关人士独家透露,“买卖评级”是大公评级此次受罚的主因。具体模式为:收取企业巨额“咨询费”后,迅速“帮助”企业调升评级。共涉及发行人31家公司,分别收取13家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人逾7800万元、18家公司债发行人逾1.2亿元。

  交钱就能改评级,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助推评级泡沫,扭曲市场定价。而随着监管禁令的下发,一场涉及评级行业的“去泡沫化”风暴行将刮起。

  大公踩了哪些“红线

  今年6月以来,媒体数次报道称,监管机构针对评级虚高、评级泡沫以及信用评级未能有效揭示信用风险等突出问题,开展了现场检查等相关工作。坊间传闻称,有评级机构开展业务时涉嫌严重违规,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

  8月17日,“靴子”正式落地。当天下午2点,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以下简称“交易商协会”)发布的一条公告开始被刷屏。公告指出,大公评级在为相关发行人提供信用评级服务的同时,直接向受评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收取高额费用,决定给予其严重警告处分,并暂停债务融资工具市场相关业务一年。

  当日下午5点,证监会的相关公告也出炉,处罚力度与交易商协会近乎一致,大公评级的公司债业务也被暂停一年。

  事件旋即引发市场高度关注。业内人士指出,事件的意义远不止于“仅仅处罚一家评级机构”般简单。这不仅是近年来评级公司在信用债市场受到的最严厉处分,同时还是第一起银行间债市、交易所债市统一执法事件,对市场的发展将产生深远影响。

  上述公告发布后,当即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当前去杠杆逐步推进、风险逐步释放的背景下,部分投资人受资金方风险偏好或者内部规定的限制,只投资AA+及以上、甚至AAA及以上级别债券。而发行人为了更顺畅地融到资,也想与评级机构合谋提升评级,这种“考虑”未必普遍存在,但确实也代表了一部分发行人的想法。

  在利益的驱使下,大公评级的做法直接越过了规则红线。接近监管的人士告诉记者,大公评级及其关联公司向13家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人(含10家民营企业和3家政府平台公司)提供大额咨询服务,合计金额超过7800万元;向18家公司债发行人提供大额咨询服务,合计金额超过1.2亿元。在支付巨额咨询费后,相关企业的评级迅速被调升。

  交易商协会公告中提到的“提供咨询服务、收取高额费用”,具体就是将评级级别与咨询服务收费直接挂钩,也即通常所理解的“买卖评级”。这种行为不仅与评级行业独立性原则不符,也被银行间市场自律管理规则所明令禁止,是不折不扣的违规行为。

  2013年1月8日,交易商协会发布了《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信用评级业务自律指引》,其中第十五条明确指出,信用评级机构及其从业人员不得有不正当交易、商业贿赂以及向受评企业提供咨询服务等影响信用评级质量的违法违规行为。上述人士指出,大公评级在与相关企业签订咨询服务协议并收取费用后,将多数发行人的评级级别调升,直接买卖级别,影响了信用评级质量,违反了上述规定。

  一位评级机构研究员告诉记者,为发行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是典型的带来利益冲突,进而影响评级结果的独立、客观、公正性的行为。国际上各评级机构对于利益冲突的防范非常重视。

  国际证监会组织的技术委员会于2008年5月修订的信用评级机构操守准则基本原则就明确指出,“评级机构不应经营任何可合理地推断为可能与其提供信用评级服务的专业产生任何利益冲突的业务,例如提供与该获评实体或者有关联人士的企业的咨询或顾问服务。评级机构应设立程序及机制,藉以尽量降低在其经营任何附属业务方面出现的利益冲突。”

  “评级买卖”的三种隐秘方式

  记者了解到,大公评级及其关联公司通过提供大额咨询服务“买卖评级”,具体涉及新光控股、南通三建、三胞集团等多家发行企业。

  大公评级分别与新光控股、南通三建等企业直接签订企业信用管理系统建设的委托服务协议,合同协议金额均为970万元,并约定每年需支付一定数量的企业信用管理报告费用。知情人士表示,上述发行人基本上很快就支付了全款或者接近全款的费用。在收到费用之后,大公评级迅速调升相关企业的评级。

  一位评级机构人士告诉记者,这种咨询服务从签署到执行都明显不合常理,乃至严重违规。

  最明显的异常就是金额巨大。900万元左右的咨询费不仅远高于大公评级提供的评级服务费用,也远高于业内一般水平。正常而言,单个主体评级收费大约10万元左右,单个债项一般为15万元左右。《2017年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信用评级业务开展和合规运行情况报告》显示,2017年大公评级的评级业务收入为2.63亿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服务费用都在签约后的短时间内支付,部分服务费用的支付甚至早于合同生效日期,且大部分服务费用一次性全款支付,这种做法不太符合商业惯例。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大公评级与这些发行人约定的咨询服务,全部未按照合同约定履行,部分甚至完全未履行。

本文地址:http://www.kangdm.com/cj/7928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

热门推荐